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鈎沉>

古人起名也跟風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1-01-14

近日,廣東佛山市公安局公佈佛山2020年新生兒取名熱門名字,男孩取名為“梓睿”的最多,已連續兩年排行榜首;女孩取名最多的是“梓晴”,已連續5年排行榜首。

不少網友覺得,現在的家長缺乏“想象力”,連孩子的名字都趨同了。

但其實,類似的名字趨同現象古已有之。可以説,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流行的名字。甚至,就連名字的格式,都因時代而不同。

東晉之前 人名多用單字

不知道你是否有過這樣一個疑問:漢末三國時期的人名為何絕大多數都是單字。比如,劉備、關羽、張飛、曹操、孫權……至於一些三字的姓名其實大多是因為姓是兩個字,像諸葛亮是姓諸葛、名亮,司馬懿是姓司馬、名懿。

後世研究認為,這樣的取名格式與西漢末年王莽推動“去二名”有關,也就是提倡人們以單個漢字為名。當然,如果具體到當時的社會環境來看,明顯是受到了當時社會風氣的影響。有學者認為,“去二名”與儒家“二名非禮”的觀念有關。西漢昭帝、宣帝以後,儒學理念漸漸擴展開來,於是“單名”在官吏、儒生中愈發常見。一直到東晉時,這種“單名”習慣才開始有所突破,一些虛字開始用於起名。

“之”字就是在這段時間成了人們喜歡用在名中的字。“書聖”王羲之一家的名字中,幾代人都有“之”字。可以説是,父子兄弟數代相襲,並不避諱。

具體來説,琅琊王氏之中,六世有晏之、允之、羲之、頤之、胡之、耆之、羨之、彭之、彪之、翹之;七世有崑之、晞之、玄之、凝之、徽之、操之、獻之、茂之、隨之、偉之、越之、臨之、望之;八世有陋之、肇之、楨之、靜之、裕之、鎮之、弘之、韶之、納之、瓖之、泰之;九世有悦之、悏之、瓚之、昇之、標之、唯之、逡之、珪之;十世有秀之、延之、輿之。

其喜愛用“之”字的程度,看起來不亞於今天人們對“梓”字的執念。

當然,這並非僅限於王羲之他家。其時,東海徐氏、琅琊顏氏、范陽祖氏、魯郡孔氏、河間褚氏、陳留阮氏、南陽範氏、潯陽陶氏、東莞劉氏、平陽賈氏、南陽宗氏中均有數代名字用“之”的情況出現。同時期,在“之”字外,“道”“僧”等字也頗常見於人名。

有研究認為,這些虛字或許在當時是作為“雙名”中的信仰點綴,而並不具備實際人名功能。

明朝皇室 取名感覺很頭疼

及至唐末五代時,“彥”字成了風靡一時的取名用字。這一點,清代趙翼已注意到了,他在《廿二史札記》中就寫到“五代人多以彥為名”。

唐末有宰相徐彥章、左拾遺徐彥樞、供奉官史彥瓊等等。一直到宋初,人名中帶有“彥”的仍未在少數,如軍校羅彥瓖、王彥昇,龍捷指揮使趙彥徽,武信軍節度使崔彥進,步軍指揮使靳彥明,晉陽巡檢穆彥璋等。

而到宋代,以“老”“叟”“翁”“父”等字命名,成一時之風。當代學者馬敍倫在《讀書續記》中就説,宋人自名叟老,可謂創一時之風氣……

清人趙翼也説,宋人字名則好用老字。僅以“老”字為例,有研究就列舉如下名字:胡唐老、王同老、孟唐老、蘇元老、王廷老、陳朝老、趙學老、杜莘老、王渙老、劉唐老、高商老、劉德老、李商老等。

此外,宋代也有以五行命名的風尚。而這一風氣在明朝時,因被皇族用到排輩中,更多見於史籍記載。

明太祖朱元璋給子孫規定了頗為複雜的起名方式——不僅每一支子孫擁有固定的輩分字,名字中的最後一字還按照五行相生的順序,固定了該字的部首。例如,朱元璋四子朱棣一支的輩分字是“高瞻祁見祐,厚載翊常由,慈和怡伯仲,簡靖迪先猷”。因此,明仁宗叫朱高熾,高字輩火字旁;宣宗朱瞻基,是瞻字輩土字旁;英宗朱祁鎮、代宗朱祁鈺,是祁字輩金字旁;憲宗朱見深,見字輩三點水。

這種起名方式讓朱家後代頗為頭痛。每個人基本只有半個字是自己的,其餘兩個半字都規定好了。也因此,朱氏後人的名字中不乏生僻字。以火字旁為例,周王系臨安王朱勤烷、楚王系楚王朱孟烷、蜀王系永川王朱悦烯、岷王系安昌王朱定烷、唐王系唐王朱瓊烴、伊王系伊王朱顒炔、鄭王系鄭王朱厚烷、衡王系玉田王朱厚烴。

從歷史的維度看,名字終究是一個時代的表現。

近代以來,時代潮流在名字中體現愈加明顯。20世紀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,名字多用“軍”“國”“蘭”等字;“80”中,“磊”“濤”“靜”等單名盛行;“90後”則開始出現“瓊瑤風”的名字……

你的名字,是否也有這樣的時代烙印? (《包頭晚報》)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